楚离cl

随便写写

找文

内容大概是润玉躲在花界,旭凤成了天帝,然后润玉生了个蛋,要两个人一起孵,所以润玉就又回了天宫,

占tag抱歉,谢谢大家,么么哒!

亲╭(╯3╰)╮们,那个我想买中文版的《恋爱暴君》,淘宝没有,当当也没有,不知道在哪里可以买,所以问一下大家,占贴原谅,么么哒!!!!

我的小云澜呢?

两股之间??!!

失忆(九)

好久没有更失忆了,今天更一章,不记得之前内容的,自行从主页翻看,我不知道怎么设定前文链接,求大神指教,谢谢!






失忆(九)

一周假的轮休过去以后,于半珊几乎是飞奔去的公司,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如此想念过工作,天知道肖奈是吃了什么,受了什么刺激,简直没完没了,以前还会节制一些,现在整个一禽兽!

不过,等于半珊到公司后就发现大家看起来也不是很好嘛,尤其是郝眉一看就是纵欲过度被欺负的狠了,想到这里,于半珊心里突然好受多了,毕竟,有个难兄难弟还可以安慰安慰自己,唉,伟大的阿Q精神啊!

肖奈宠溺的看着自己的爱人川剧变脸似的,一会儿苦大仇深,一会儿沾沾自喜,脑子里不知道在天马行空的想些什么,

倒是楚离眨巴眨巴眼看明白了,这俩人,是,和好了?

等到四下无人的时候,楚离一脸流氓的把于半珊堵在茶水间,眉毛一挑,八卦兮兮的问,“小珊珊,于总,你这一脸的春风是从何处来啊?”

“咦~”于半珊被一句小珊珊恶的打了个颤儿,“什么什么春风啊,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小心我扣你奖金啊”

“哟,老板娘,我错了,你可千万别扣我工资,啊~”楚离扮了个鬼脸,出去了,留着于半珊一个人站在茶水间里搓脸,“啊!我和肖奈的事要是被他们知道了,肿么办啊!”

搓脸的结果是从茶水间出来之后,于半珊就小心翼翼的,十分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人,尤其是去肖奈办公室或者肖奈在旁边时,都是保持着距离生怕别人看出什么来,这副谨慎的模样其他人倒是没看出什么异样,只觉得于半珊今天神经兮兮的,还打趣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神经系统出问题了,又被于半珊给怼了回去,

不过,肖奈不爽了,开玩笑,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于半珊这是怎么了,但是他也没说什么,有些事,要放在家里“好好说”,思及此,肖奈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嘶~”怎么突然脊背发凉啊,

收假第一天就在于半珊的一副“心虚”中度过了,晚上回家时借口顺风车和肖奈一起回了他们以前的家,对于在肖大爷的“威逼利诱”之下屈服并且搬家同居的于小朋友来说,丝毫不觉得可耻,我只是为了省房租,才没有那么轻易的就原谅肖奈了呢!

好吧,这是一只莫名傲娇的于先生!谁让人家有老攻呢,还是大神级别的,

傲娇的于半珊先生在回到家之后就没有那么傲娇了,吃过晚饭之后,肖奈就开始了清算行动,智力武力皆不敌于半珊只能一边躲一边求饶,

“肖奈,我今天只是有点点紧张,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什么样?”

“,,,,,,,”

望着沙发后面可怜兮兮的于半珊,肖奈心痒的不行,可面上却是不显,只一副等人解释的淡淡的模样,看的于半珊心里发毛,只好装做委屈的样子巴巴的瞅着肖奈撒娇道,“肖奈哥哥,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肖奈感觉自己快被于半珊给萌化了,满脸无奈的走过去抱起了人,在人圆润的臀部轻轻的拍了一下,“知道错了?”

“嗯,”珊珊委屈,珊珊不说

“那,可要知错就改啊?”

“,,????”什么意思,望着肖奈意味深长的眼睛于半珊有些不好的预感,他忙捂住自己的屁股,这次是真的急了,“不行,不行,再做我就要死了,歇几天好不好,”

“,,,,”这次轮到肖奈无语了,小家伙平常都在想什么呢,他在人唇畔轻轻印下一吻,无比认真的说,“半珊,我们宣布吧!”

“啥?”

“告诉大家我们的关系,然后回家见公婆啊!”

“什么!”于半珊被肖奈的话惊住了,“这,这不就等于昭告天下了吗?”

“嗯,就是昭告天下吧!”

“,,,我,”于半珊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怎么你不愿意?”

给大家说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事情——去淘,宝搜朱一龙,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刚刚从淘宝回来的我,天啦噜!啊!救命啊!我要被萌死了,天呢!

郎君的郎君(七)

肖奈从金乌西沉守到旭日初升,又从朝霞满天守到明月当空,于半珊还是不见转醒,只胸脯微微的起伏表明这个人还活着,

邱永侯托郝眉从宫中请的御医在满室的低压下又为于半珊诊了一次脉,探清脉象之后终是面露喜色,不由长处口气,“肖大人,令夫人脉象已经平缓,就快醒了,我再开副方子,醒来服下,好好将养,不出三月就好了,”

听到御医如此,肖奈如释重负,想御医郑重道“多谢!”

“不敢,天色以晚,我就先告辞了,”

立在一旁的邱永侯着送御医出去了,他看向躺在床上的于半珊,甚是欣喜,“这下好了,总算熬过去了,”看到肖奈时,高兴的脸又耷拉下来,“表弟啊,你的事我本来也不应该多说,可是我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也不想你不好,如今你和半珊已经是夫妻了,,有什么就说出来,说开了大家也都好过,否则像如今一般,若有个万一,怎么好”

肖奈点点头,只盯着于半珊一言不发,他现在只想等于半珊醒过来,往事他都不在意了,只要于半珊醒过来就好,

邱永侯看着他这样,叹了口气出去了,花园里郝眉和ko正卿卿我我,见他出来,忙问“醒了吗,御医怎么说?”

“御医说快醒了,好在有惊无险,”

“那就好,哎,你说,肖奈这是什么意思啊?”郝眉疑惑不已,“放着驸马不做娶了个小账房,结果才成婚半月就差点阴阳相隔,人都病成那个样子了才知道请大夫,说他无情吧,这会儿又守在病床边一副痴心不已的样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邱永侯回头看了房门一眼,“说来话长,你还是去问肖奈吧,”

两人又拌了会儿嘴,ko勤勤恳恳的做着裁判,见天色太晚,便拉着郝眉回去了,邱永侯也回了客房,卧房里只剩下肖奈,豆大的孤灯暗得很,被风吹的一晃一晃的,肖奈小心翼翼的把灯拢在手心,“听老人讲,病房里的灯是寿灯,若是灯灭了,这寿也就到头了,我帮你守着这灯,你要快点儿好,快点好,知道了吗?要快点儿,”

天将明时,病床上终于有了动静,于半珊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就看见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吓了一跳,细看之下,发现是肖奈,不由一笑,自己这是到了哪儿,又慢慢闭上了眼睛,

“半珊?”

肖奈见人醒了又闭眼,有些着急,“半珊?”

“,,,,肖,,,肖奈?”

“嗯,是我,你饿不饿,渴不渴,想吃什么我叫下人给你做,”

于半珊莞尔一笑,“我在做梦?”

“没有,”肖奈的俊脸贴着于半珊的手背,心痛不已“我是真的啊,我在这里,”

“你那么讨厌我,怎么会在这儿,不要骗我了,”

“不是,我没有,我没有讨厌你,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我好矛盾,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我们回到以前,”

“肖奈,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你不必自责,我千里迢迢到京城来,只为了跟你说一句话,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退婚,真的没有,”

“半珊,”

肖奈悔不当初,可他还没来的及同于半珊忏悔,床上的人又一次昏睡过去,

“半珊?”

“半珊!”

闻声而来的管家又请了大夫来,只是过于虚弱,再次昏睡过去,好好将养便可,

肖奈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

——————————————————————————————————

今天有点忙,所以有点短,么么哒,明天有时间会更的,亲亲😚

郎君的郎君(六)

默默地开口,我貌似写崩了,不知道在写些啥,我想把于半珊写死,这样就可以提早完结了,不要打我,顶锅跑走!!!!



于半珊病了,起先是咳嗽,后来发烧,他想大概是那晚吹了一夜的风着了凉,便自己捂了身汗,也没着人请大夫,就这么时好时坏的拖了半个多月,拖到最后竟然连床都下不了了,可笑的是都这样了肖府居然没人知道,

一来是于半珊整日把自己锁在房里不见人,管家在门外劝了几次见没用只好作罢了,二来府中一些下人也是惯会看人脸色的,见少爷对少奶奶并不是多么关心,也就懒散了起来,每天只管添茶送饭,也不管这饭吃没吃过茶喝没喝过,形式一般走一遍,就一边偷懒去了,

没人管他,一个人呆在这院子里,于半珊倒也高兴,肖奈那么的厌恶他,他也厌弃自己,还不如就这么病着,就这么了结了也好,

想想倒是对不住当初拼命想活下来去京城的自己,可是,他是真的厌弃放不下肖奈的自己,身心交病,奄奄一息,

他想,他快死了!




——————————————————————————————————————





肖奈回府的时候,天色还早,他看了眼西院,面色阴郁,

“他还把自己关在里面?”

“嗯,我去劝过,可是少夫人,,,”

半个月了,他还真能待的住,难道郝眉说的是对的?自己误会他了?

自成亲以来,肖奈想了很多,当初自己放弃驸马之位娶了于半珊,却又过不了心里的坎儿,

肖奈不想否认,他还是爱着于半珊的,一直都爱着,他想同于半珊好好谈谈,就算于半珊爱的是状元夫人的名号,他也认了,或许,他们可以摒弃前嫌,可以好好的过下去,

肖奈思索良久去了西院,刚进院,肖奈就皱了眉,这院子也太乱了些,一个人都没有不说,前几天落得雪都还在,准是下人偷懒,他大概也没少受下人气,思及此他不禁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莫名的心虚,踌躇片刻还是上前抬手敲了敲门,没人应声,又加重力气敲了敲,还是没人应声,便推门进去了,

房间里很冷,地上的炭盆里灰都积了一层,房间里的味道也很是难闻,除了多日不开窗的阴湿气,还有股浓重的汗味,外室的桌子都积了层灰,肖奈见了更是不快,转进内室,见床帐垂着,

“于半珊?”

“......”

“半珊?”

“......”

察觉不对,肖奈一把掀开床帐,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只见于半珊灰白着脸躺在床上,被褥凌乱的裹在身上,散发着浓重的汗臭味,

“半珊?”

肖奈俯身去抱于半珊才发现被褥都是潮湿的,明显有段时间都没有换了,他怕于半珊再着凉,便想去柜子里再找一床棉被来,打开一看柜子里竟然是空的,肖奈来不及生气,忙出门喊了管家来,要他去请大夫,再拿床干净的棉被过来,

下人匆匆忙忙的出去了,肖奈从管家手里抢了被子把于半珊严严实实的包了起来带回卧房,下人打了热水来,肖奈接过帕子给人擦脸,不多时大夫就来了,
“邪风入体,忧思成疾,且夫人本就气虚体弱,劳累过度,所以才会病来如山倒,我开个方子好好调养,千万不能太过思虑,”

“什么能醒过来?”

“,,,,”大夫摸了摸胡须,语气略有些沉重,“最迟明日,若是明日还不醒,少爷就做好准备吧,”

听了大夫的话,肖奈好似五雷轰顶,怎么会,“不就是风寒吗?怎么会如此严重,”

大夫摇了摇头,“病拖得太久,况且夫人本就气血不足,好像受过严重的伤,有没有好好将养,底子太空,又忧思过重,实在是不好说啊,,”

“,,,受过伤?”肖奈摇了摇手,管家便着下人领着大夫出去了,肖奈在床边坐下,握住于半珊冰冷的手,心里又疼又气,疼的是于半珊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子,气的是自己,他恨不得躺在这儿的是自己才好,

须臾,肖奈像是想起什么来着,问,“管家,是谁伺候半珊的?”

管家还未来的及答复,门口两个小厮扑通一声便跪下了,“少爷,是小的失职,求少爷饶了小的吧,求少爷,,,,”

哭哭啼啼的告饶声听得肖奈心烦,“杖责十棍赶出府去!”

“少爷,饶了我们吧,少爷,,,,”

管家着人捂了嘴把两个小厮拖下去了,让人守在门外,肖奈他看着瘦的皮包骨头的于半珊,伸手抚上了人的脸颊,“你再气,再怨也不能这样折磨自己,你该来折磨我才对啊,”

下人端了药过来,肖奈给人喂下,接过下人端来的热水,帮于半珊擦洗起身体来,帮人擦了脸,脖子和手臂,他小心翼翼的解开于半珊的内衣,想要帮人擦擦,却被吓了一大跳,只见于半珊的右腰上,有条两指宽的刀疤,一直贯穿到后腰上,在白皙紧致的皮肤上显得分外狰狞,于半珊怎么会受如此重的伤,

肖奈草草帮人擦洗完身子,给于半珊盖好被子在人身边躺了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伤口虽然可怖,肉色淡红明显是新伤,于半珊啊于半珊,肖奈搂住骨瘦嶙峋的于半珊,不管有多少恨,你都一定要醒过来,告诉我发生过什么,活着才能惩罚我,千万不要离开我,求你,于半珊!

——————————————————————————————————

郎君的郎君(五)

于半珊的欢喜在成亲当晚便碎了,肖奈同他拜了天地之后,就一直在外面照顾宾客,他一个人在房里等了许久,还不见人来,只当是宾客多,结果等的外面都静悄悄的了,还不见肖奈,

坐的久了身上麻的很,于半珊还是起来开门出去了,他站在院子里,满院灯火通明,照的他眼睛疼,他站在书房门口,很想推门进去问一问,肖奈,你同我成亲到底是真心还是只是搪塞圣上的一个借口呢?

肖奈坐在书案后,隔着窗看到于半珊穿着火红的秀龙凤嫁衣,带着金冠站在门外,单薄的身影孤零零的,看起来可怜的很,

肖奈想让他回去,可是又不想出去,可恶,下人都到哪里去了,

站在门外的于半珊觉得冷,不止是十一月的夜风冷,他的心更冷,

他在想自己当初逃婚,败坏了于家的声誉,,命悬一线,风餐露宿,跋涉千里的到京城来寻他是不是做错了,

金鸡鸣长夜尽,管家已到院中便看见了站在书房门口的于半珊,着实被惊着了,到底是经历颇多,明白过来也只是低低地叹了口气,就去扶于半珊,“夫人,你在这做什么啊,快回房吧,”说着便把于半珊扶回了房间,于半珊站了一夜,有些蹒跚,管家小心的将人扶在软塌上坐好,让他好好休息,

“管家,”于半珊的嗓子有些哑,管家给他倒了杯水,喝了,摩挲着茶杯,又问,“管家,肖奈真的那么忙吗?”

“,,,,台院,,忙啊,”

“呵,台院忙?”于半珊苦笑一声看向管家,那个已到不惑之年平日里很和蔼的人现在却局促不已,“他真的亲手筹办了婚事吗?我们的婚事?”

管家不忍再欺瞒他,“少夫人,自您进府少爷便再未回来,所需物品皆是我差人送去的,”

“原来是这样,,,,”

“少夫人?”

“你去忙吧,”

见状,管家只好出去了,

看来是我错了!

他猛地站起来,跑到书房,一脚便踢开了门,想同肖奈说个清楚,可是书房空荡荡的,只留着案台上燃尽的红烛,

于半珊摔倒在地上,以手掩面,肖奈真是可笑,为了不做驸马,宁肯娶个自己厌恶的人,真是太可笑了,他本想和肖奈说清楚,可现在心底又有一丝庆幸,幸好肖奈走了,不然,他该怎么开口,说了之后是走是留?

于半珊悲哀的发现,事已至此,他竟然还是放不下,他怕肖奈不要自己,

“少夫人,起来吧,地上凉,”

“管家,”于半珊站起来擦了擦眼泪,扯下头顶的金冠仍在地上,“你告诉肖奈,我不碍他的眼,他不必如此,”

“少夫人,”管家连忙捡起金冠,跟在于半珊身后劝他,“少爷他是一时不适应,”

于半珊径自回了西院,关上院门之前,冲着管家笑了,“我没事,我只是想一个人待着,管家,没什么事,就不要让人来这儿了,”

“少夫人,,,”

肖奈并没有去台院,他休假,本想去邱永侯那里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在大街上闲逛一圈儿就回去了,他正不知道怎么面对于半珊,就听管家跟他说了今早的事,走到西院门口,果然大门紧闭,肖奈站了会儿,回房去了,才看到新房是什么样子,大红的颜色,燃尽的龙凤烛,金色的喜字,铺着锦被的红木大床,独独少了穿嫁衣的人,

管家捧着金冠唤了声失神的肖奈,“少爷,”

“,,,,”

“少夫人说他在西院,要少爷你不用再躲着他了,”

肖奈接过金发冠,点了下头,管家迟疑了一下,下去了,

以前他是真的想让于半珊戴这金发冠的,可是现在于半珊想戴的或许并不是他肖奈的金发冠,

——————————————————————————————————

我把两章并一起发了,刚刚才看到,又给拆开了,我会尽快更新的,么么哒!

郎君的郎君(四)

这天,于半珊照例在柜台后面算账,就听见小二在大声的招呼客人,有没有搞错,怎么喊得这么卖力啊,于半珊掏了掏快要被震聋的耳朵,抬头便看见了站在柜台前边的肖奈,对方显然早就看见他了,目光相接的瞬间便撇开了眼,脸上还是一贯的淡漠,隐隐有些不悦,

于半珊心里高兴的很,他和肖奈大约有近三个月未见了,看起来,肖奈过得很好,昨天还听街坊邻里说新科状元破了奇案,很受御史台的看重,今日就见着他了,

于半珊正暗自高兴,就见老板指着他跟人介绍“这是新来的账房,不要看他年纪小,账算得很好,来了快三个月了,几乎没出过什么错,”

“嗯,”

毫无感情的一声回答吸引了于半珊的注意,原来和肖奈一起来的还有两个人,说话的那个仪表堂堂,没认错的话应该是新科榜眼,那这位是?

“半珊,这位是我们酒楼的东家,三少爷,这位是三少爷的夫婿,是今年的一甲第二名,,,,,”

“哦,,”于半珊低低的应了声,向二人施了礼便回柜上去了,

肖奈则面无表情的上了二楼,弄得大家一头雾水,郝眉疑惑的看向KO,后者摇了摇头,便拉着他一起上了楼,

见人上楼,掌柜的才低头悄悄的问于半珊“你认识新科状元啊?”

于半珊摇摇头,“不认识,”

肖奈选了个能看到门口的地方坐了下来,看见于半珊冲着掌柜摇头,心里有些别扭,

“肖奈,你认识?”

肖奈收回目光,淡淡的看了眼郝眉,不做声了,

“额,,”感觉有点害怕的郝眉立马向自家相公发起了求救,KO宠溺一笑,给他夹了块豌豆黄,“快吃,”

肖奈一边看着面前夫夫的互动,一边偷偷注意着柜上的于半珊,那人就站在那儿,时不时在簿子上画几笔,安安静静的也不出声,许久不见,性子到沉静了不少,原本应该是和郝眉一般闹腾来着,还记得小时候只要一有机会出门,必是要玩到天黑才肯回来的,

“肖奈?肖奈!”

“,,,,,”

“KO和你说话呢,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咳,没什么”肖奈掩饰性的喝了口茶,又看向KO,

“这次的案子你们台院办的相当漂亮,我听人说御史大人很是高兴,有消息说圣上对你另眼相看,好似有意招你做东床啊”

“嗯,”

“啊,肖奈你都不吃惊的吗?还是你真的想给皇帝做东床啊,听说”郝眉四下看了看,凑到肖奈面前小声道,“皇上因为忙于朝政而疏忽了对公主的教养,是以公主们个个刁蛮任性,盛气凌人,驸马简直就是受气包!!”

郝眉是京城人,郝家在京城繁衍了好几辈了,树大根深,在朝中颇有人脉,所以他说的消息一般都很准,

“皇上有意是皇上的事情,”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了,那要怎么拒绝啊”郝眉一脸担忧,“要不是我和ko已经成婚,恐怕KO也逃不了呢!”

肖奈淡淡的扫了眼楼下的人,“我自有办法!”

没过几日,于半珊及听见店里人传闲话唠嗑,说是新科状元拒绝了皇家的婚事,皇上不但不生气,还把他夸奖了一番呢,

说了啥啊?

我怎么会知道,我也是在大街上听来的,好像是有婚约还是什么,

于半珊正竖起耳朵仔细听呢,面前就出现了一片阴影,肖奈!

于半珊有些惊讶,他怎么会来,犹豫要不要同他打招呼,就听见冷冰冰的一句,“跟我来,”

“啊?”

肖奈没等人反应过来,便径自上了二楼,于半珊环顾四下,现在不是饭点,店里也没什么人,就跟了上去,在靠窗的包间里找到了肖奈,迟疑一下,走了进去,很是乖巧的坐了下来,偷偷的打量起对面的人来,

“你,过得还好吧,看起来瘦了些,平常很忙吧,,,,”

“咳!”

肖奈假装咳嗽一声,隐隐带着警告,于半珊识相的闭了嘴,

包间里的气压慢慢低了下来,肖奈死死地盯着于半珊,“为什么不回家?”

“,,,我觉得京城挺好的,”

“你还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于半珊知道他还在误会,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说,只好说“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是不是无所谓了,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想找你,”

“什么?”

“你不是想做状元夫人吗?”

“啥?”

“皇上有意招我做东床,我以已有婚约为由拒绝了,如此皇上便下了口谕让我早日完婚,”

“所以,你是说,你要和我,成亲?”

“嗯!”

于半珊觉得肖奈的话好像一个从天而降的大馅饼,把他砸的晕晕乎乎的,茫然的点头,“哦,”

“那你收拾收拾,我晚点叫管家来接你,”

“不,不用了”

肖奈只觉得一口气在心里下不去又上不来,堵得慌!他深深地看了眼于半珊恶狠狠道,“随你的便!”

临出包间门还是冲着发愣的于半珊咬牙切齿的低喊“你果然是想做状元夫人!”

“哎?不,不是的,”反应过来的于半珊慌忙解释,可肖奈早已大步出了酒楼,

于半珊站在窗子旁看着肖奈的背影,心里纠结起来,他刚刚是认真的还是,,,那这工到底辞不辞?

纠结半天,于半珊还是去找了掌柜的,说家里有事,不能继续做账房了,

掌柜的知道刚刚肖奈来找过他,也没说什么,结清了工钱就忙自己的去了,于半珊收拾好东西后,怕给肖奈丢脸,没敢在酒楼门口等,又不敢往别处去,想了半天走到肖府附近的茶摊上坐了下来,忐忐忑忑的等到天都黑了,还不见来人,茶摊老板都瞅他好几眼了,于半珊也不理会,只是颓丧的趴在桌子上,肖奈不会是说着玩儿的吧?他突然想到肖奈说的东床,一时出了一身的冷汗,皇帝要肖奈做驸马,肖奈说自己有婚约推脱,然后找上自己,,,,,

肖奈想做什么?正常人应该都会想娶公主的吧?那他不娶,是因为自己还是别的什么,正胡思乱想,突然的一声“于公子,”把于半珊下了一跳,他条件反射般的往桌下躲,被人拉住了,

“于公子?”

看清是肖奈的管家之后,于半珊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看着管家疑惑的神色,他缓了缓装作没事一般“原来是管家啊,刚刚吓了我一跳,”

“是我不对,少爷吩咐我来接你,本来去了酒楼,没想到你在这里,所以耽误了些时间,还请于公子不要介意,”

“没事,没事,”

“那公子请,”管家一边在前带路,一边在心里嘀咕,这于公子胆子也太小了,看他刚刚那动静不知道的还以为山贼来了呢,

于半珊到了肖府,肖奈不在,管家安排他在西院住下,过了几天,下人来送了些东西,说是已经挑好了日子,到时候他只管出嫁便可,

出嫁前夜,于半珊临窗而坐,望着天上的新月很是惆怅,肖奈只说要同他成亲,可是这些日子他从未见过肖奈,问下人也只说少爷在忙,他想自己也算是饱读诗书,如今要成亲了,还尚未禀明父母,虽说自己是很想同肖奈在一起的,可肖奈真的是真心想娶自己吗?他摸着秀龙凤的嫁衣很是迷茫,

这婚成还是不成呢?

于半珊转念一想,肖奈应该是真的想娶自己的吧,不然他怎么会放着公主不娶娶自己呢,再说若是自己逃婚肖奈一定会很难堪,父母那边,先写信告知,有机会回乡在请罪吧!

思索间,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开门一看是管家,

“这么晚了,什么事啊?”

“于公子,少爷让我来告诉你一声,他已经写了书信派人送往山城了,到时候便接令堂令尊过来小住,只是路途遥远,皇上又说了尽快完婚,所以,只能等到令堂令尊来了京城才能敬茶了,”

原来肖奈也想到了,于半珊不由开心起来,“我知道了,那,,肖奈他最近在做什么?”

“这,,,少爷在筹备亲事呢,而且台院也忙,等明天成了亲,有了婚假少爷就能多陪陪你了,”

“婚事是肖奈亲手筹备的吗?”

管家本想否认但是看到于半珊眼里明晃晃的期盼还是点了点头,“当然了,成婚这么大的事少爷很是重视,就是有些事不能亲自做,也是仔细吩咐了的,”

于半珊开心不已,转身回房去了,自是没看到管家眼里的同情,少爷莫说亲手筹备了,他都许久未回府了,

————————————————————————————————————

郎君的郎君(三)

有话说:忘了说了,本文里的坤泽只会生包子,没有发情期,本文里不一定会有包子,一切视情节而定!!!!!

邱永侯回府时,就看到管家难为的同肖奈说着什么,而肖奈阴着张脸甩下一句“由他去!”就走了,猴子好奇的走过去,“这是出什么事儿了,”肖奈脸怎么那么黑,

管家见他回来了,像是找到了突破口一般,苦着张脸迎上来,“表少爷,今日府上来了位姓于的小公子,,,,”

“姓于?”猴子打断管家的话有些惊讶,他怎么来了,转念一想,又细问道“来人可是位年纪轻轻的公子?几个人?”

“是的,那于公子衣着简单,孤身一人前来,跟少爷说了几句话,少爷就让他回去,结果他出门就坐在门口的石狮子旁边,任我怎么劝他也不出声也不走,已经做了两三个时辰了!”

听了管家的话,猴子看了眼肖奈走的方向,想了想,还是出门了,就看见于半珊抱着包袱坐在石狮子旁,整个人又瘦又小,头埋在怀里,不仔细看还真不注意这儿有个人,

他怎么瘦成这样?

“半珊?”

于半珊听着声音耳熟抬头就见邱永侯蹲在自己面前,还未开口就红了眼眶,吸了口气,深深憋了回去才仰起头憋出个笑模样来,“猴子,,,”

见人这幅样子,邱永侯也不太好受,毕竟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是想起之前的种种,又是一阵心寒,他笑了笑,“两年不见,半珊越来越帅气了,怎么到京城来了,令堂放心吗,跟着的人都哪里去了?”

“我来找肖奈的,我娘不知道,,,”

邱永侯当他说笑,拍了拍他“别和肖奈赌气了,快回去吧,跟着的人也太心大了些,都这么久了还不来寻你,”

闻言于半珊没有开口,

一时就这么静下来,半晌邱永侯打破尴尬,认认真真的问于半珊,“或许有些突兀,但是,,,你,,什么时候成亲?”

于半珊微愣,他动了动嘴唇,片刻还是小声说“我逃婚了,”

邱永侯又是一惊,逃婚?他把于半珊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还是觉得逃婚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怎么都不像是于半珊能做的出来的啊,于半珊虽好贪玩了些,但是做事还是有分寸的,怎么会,,,,

“无法置信是吧?”于半珊笑了笑仿佛在说旁人般,“我听说甄家当堂就写了休书,,,,,”

“那你,,”邱永侯想了又想,虽然半珊逃婚,但是于夫人是绝对不会让他一个人到京城来的,现在于半珊又出现在这儿,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又是这个时候,依着于夫人的性格,,,,

邱永侯叹了口气,看着于半珊也多了几分可惜,好好的一个娃怎么就摊上个这么个娘呢?

“你快回去吧,你就是一直呆在这儿,肖奈也不会见你的!”

于半珊没在接话,又不吭声了,邱永侯没办法,着管家去打听于家的随从宿在那家客栈,让他们来吧于半珊接回去,

今夜的月光甚是明亮,把凉亭里的人照得清清楚楚,肖奈独坐在石桌旁自斟自饮,纵是醉酒风华气度也半点不失,只眼里迷离一片,

“我着管家去打听过了,没找到于家的人,”

“,,,,,做戏自然是做全,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你找到,”

“那,,,半珊,,他还在门外呢?一天也没吃没喝了,刚刚管家见他可怜,给他拿了点吃的,要不把他带进来,他一个坤泽再出点什么事儿就不好了,,,”

肖奈盯着手里的酒杯,笑了笑,“你当他傻呀,就是他傻,于家的人也不傻,苦肉计,装可怜,心一软带回来,一个坤泽在乾元家里过了夜,还能送的回去吗?这不正中下怀么?”

邱永侯沉默了,

肖奈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于家人,表里不一,贪慕虚荣,我原以为于半珊是个特别的存在,哼,还不是一样,我们还是离得远些好,回去睡吧,明儿一早还要赶路呢!”

月上中天,四下皆寂时,有个人影偷偷跃上墙头悄悄的往石狮子底下望去,哪里还有什么人影,不禁在心中耻笑自己,肖奈啊肖奈,你要好好看清楚了,别再被迷了眼,

第二日,于半珊朦朦胧胧之间听到马车声,正眼去看,发现肖府的下人正在往马车上搬东西,不多时肖奈和邱永侯也出来了,于半珊立马站起了身,不过肖奈看也没看他径自进了马车,倒是邱永侯看到于半珊有些意外,“你不会昨夜就在这儿吧?”

于半珊站的有些猛,一时有些头晕目眩,两眼发黑也没听清猴子说了什么,只是问,“你们要回庆城吗?”

猴子点点头,感觉四周温度低了下来,立马上了马车,还不忘安顿于半珊,“快回去吧!”

一掀帘子果不其然,肖奈正黑着脸,猴子及其降低存在感的缩在一旁,

于半珊见马车走了,心知自己也追不上,只跟在后面,顺着车辙去追,他走的不快,姿势也有些奇怪,似乎是腰上有什么伤痛,

于半珊追着马车不停歇走了三个时辰,走到最后他一手扶着腰,脚微微垫着,一瘸一拐的还是不肯停下来,终于在官道的一家茶摊边上看见了马车的影子,肖奈和邱永侯正在那里喝茶,邱永侯正对这面,看清楚是他之后一口茶水喷出来,惹得肖奈一阵嫌恶,也顾不上那些,只指着于半珊,“咳咳,肖奈,咳,你看,咳咳咳,,”

肖奈疑惑的回头就看见站在不远处的树下的于半珊,当急黑了脸,撂下茶钱,拉着邱永侯上了马车扬长而去,可怜于半珊歇都未歇一下,又追了上去,

猴子坐在马车里朝后望,看见于半珊逐渐变成了个小黑点,可是那个小黑点还在努力的向前走,

“肖奈,他这么跟着也不是办法啊,我怎么觉得他怪怪的呢?”

“有什么奇怪的,他乐意跟就跟着,你当他会委屈了自己不成,他那里走过这么多路,于家人又不是死的,”

闻言,邱永候不吱声了,

于半珊顺着车辙追到了太阳快落山的时候,精疲力竭,几欲昏厥,只能停下来歇息,他身无分文,又无干粮果腹,正发愁该怎么一路跟到庆城,他知道肖奈是回家祭祖的,之后便回京赴任,自己只要等在京城就好,可是他就是想跟着肖奈,就算他不见自己,望着他也是好的,正想着就听见不远处传来急急的马蹄声,于半珊心里一慌,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躲进了路边的树林,偷偷的探出头去看,是个衙役打扮的人策马而过,似乎是在追什么人,于半珊下意识的松了口气,他在原地坐了会儿,看天色已晚,想着肖奈他们也是要投宿的,不如在此歇歇,攒够了力气再去追也不迟,撇去一天的不吃不喝不说,于半珊本就是强弩之末又赶了一天的路,这会儿靠着树就开始打瞌睡,可他却不肯老老实实的睡一会儿,生怕自己睡过时辰追不上肖奈可怎么好,

昏昏欲睡间猛听的马蹄声,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紧张地盯着官道,林中月色昏暗仔细看去,发现是那个衙役回来了,旁边是肖奈的马车,

肖奈怎么又折回来了?难道是出事了?顾不得仔细思量,于半珊只得急急的追了上去,

第二天,肖奈穿着官服出门时,一眼便扫见了在门角打瞌睡的于半珊,他深深的皱起了眉,还真是锲而不舍!

于半珊迷迷糊糊间觉得有什么东西狠狠的盯着自己,一睁眼就看见穿着青色官服的肖奈站在门口,他忙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又立住了,迟疑的问,“你,你要去台院吗?”

肖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于半珊低下头稳住情绪,“猴子怎么不去啊?”

“他有自己的府衙,轮不着你操心,你还是管好你自己,不要再待在这儿了!!”

于半珊看着肖奈的背影,站了会儿又打算缩回角落里的时候,管家过来了,

“于公子,你再等下去,我家少爷也不会回心转意的,何况少爷现在是官府中人,你一直坐在门外,叫别人看去了,定要惹下非议,伤了少爷的名声,少爷昨日本来是要回乡祭祖的,可是台院有要案,这不,连夜把少爷追了回来要他即刻赴任,可见御史台对少爷多么重视,你若真心为少爷好,就要为他着想啊,”

“,,,,”管家的话很有道理,于半珊暗恼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到时候在连累了肖奈可怎么好,向管家施了一礼,“我明白了,我这就走,之前是我不对,还望海涵,”

“不敢,不敢,”

管家见他走又问道,“于公子,你要去哪儿啊?”

“,,,,?”

“哦,是这样的,于公子,这京城不比别处,你一人离去太不安全了,我还是差人通知你家中的仆人来接,这样我也放心,少爷问起也好回话,”

于半珊看了看京城的大街,有些失神,“管家,我就在这京城,往后也不会再来府上烦扰,你且放心吧!”

“哎,于公子,于公子?”管家看着于半珊的背影,摇了摇头关了大门回府了,

晚上肖奈回来时,发现石狮子后面的人不见了,心里闷了口气,回去了?

管家见他神色解释说“早上少爷去台院以后,于公子就走了,我本来想通知他家下人来接,结果他说他就在这京城以后也不会再来府上了,”

肖奈听了管家的话,又看了眼石狮子,就回府了,他爱去哪儿去哪儿!

这几日肖奈忙着台院的案子已经好几日不曾好好歇息了,邱永侯知道后专门来府上,劝他好好休息,案子再要紧也不能太劳累,这才上任开始就这么拼,往后怎么办呢?

肖奈表面上不说什么,心里却明白,不是案子要紧,六个侍御史呢,台院其实也没那么多的事儿,他只是不想闲着,若是闲了,他就忍不住要想于半珊,想他说的话里有几分真假,

这面,于半珊倒是没有肖奈那么多心思,他只想着在京城待着,就算以后有可能再见不着了,和肖奈待在同一个地方,用着同一方水土也好,

可是他一个人在京城晃荡了好几天了,也没找着什么活计,正发愁,就见前边酒楼里的小二在门口贴了个什么东西,凑上去一看,是招账房先生的,于半珊忙接了告示,理了理仪容就去了,那小二见自己刚贴出的告示就被人揭了,还是个斯斯文文的小青年,很是疑惑,“你是来做账房的?”

于半珊点点头,“正是!”

小二又把人上下打量了一番,“你知道账房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啊”

小二还想再问,就被掌柜在制止了,“这位小哥儿,你做过几年的账房,之前在哪里做过?”

“回掌柜的话,在下山城人氏,到京城寻亲,想找个活计糊口,只会看看账本,所以见酒楼告示,就来了,”

“你寻到亲了吗?”

“,,,,寻到了,”

“好,”

掌柜见于半珊虽然穿着俭朴,但进退有度,说话有礼有节,就点了头“那你就试试吧!”

于半珊大喜过望,自是开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