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离cl

随便写写

失眠,肿么办????

生日快乐,么么哒!

[艿芋]郎君的郎君7

郎君的郎君7

 

临近新年,御史台的事又多又杂,纵使肖奈能力出众也是忙得脚不沾地,每每夤夜而归等他的也只有黑漆漆,冷冰冰的院子。

 

肖奈虽面上不显,却心中郁郁!

 

左不过是一个情字。

于半珊大病一场,将养了一月已然是大好了,按理说,肖奈应该高兴才对,又怎么郁郁不已呢?

 

原来自于半珊醒了之后对肖奈总是淡淡的,不,应该是对府里的人,对身边发生的事又没什么反应,仿佛这人世已经没什么好在意的了,

 

医者医病不医心,于半珊心病难除,肖奈内心焦急却也没什么好法子,几次三番的想要开解于半珊,却总是无功而返。

 

郝眉听邱永侯说了于半珊的情况之后,也上门看望过,见到于半珊那是这么个光景,郝眉是个跳脱的性子,想了不少主意,连ko这般冷面的人都止不住笑意,于半珊却没什么反应,是在磨不郝眉,也只是微微勾勾嘴角,肖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更让肖奈愧疚的是每每见到郝眉,他都会想起昔日无忧无虑的于半珊,可惜是他亲手把自己的爱人变成了这样,,丝丝缕缕的情,怨慢慢凝了一腔愁闷,又无能为力,只能憋着,压着,藏着,怕于半珊知道在胡思乱想,连带着已经几日不曾进过西院的大门了,,

 

肖奈叹了口气,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又能如何呢?

 

“怎么能这么想,”邱永侯拍了拍肖奈的肩膀“若是究根问底,于家人的老岳夫人才是始作俑者,你也是受了蒙蔽,与其在这里自责不如多陪陪半珊,之前收到消息,再过半月于夫人和于老爷就到京了,到时候费心的地方多着呢。”

 

肖奈点点头,算是听进去了。

 

 

 

“少爷,您回来了,”等在院子里的管家见到肖奈,忙迎了上去,不等肖奈开口,便如实回话:“少夫人今天按时吃了药,茶饭也都按时吃了,不过还是把自己闷在房里不出门,,,”

 

“他还是不肯搬回主院来吗?”

 

管家摇摇头,“小的今日去劝夫人,天越来越冷,西院阴寒不适合养病,请他搬回主院,可是夫人什么话也不说,小的瞧着夫人精神也不好,刚刚又下了场雪,夫人大病初愈,受不得寒气,可如何是好?”

 

“没说于老爷于夫人就要到京了?”

 

“,,,说了”

 

肖奈看了眼管家;“他怎么说?”

 

管家顿了顿“起初听见于老爷于夫人快到京了,夫人有些惊讶,又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非常难看,我再问,夫人也没说什么,,,我就出来了,想着少爷您去劝劝,或许夫人就想通了呢,”

肖奈没说话,直接去了西院,进了门见于半珊房里的灯还亮着,脚步一顿还是推开了房门,于半珊正盖着被子半靠在床上怀里抱着本书,魂都不知道飘哪里去了,

 

肖奈挥退了下人,悄悄的搬了椅子在床边坐了下来,细细的打量起于半珊来,瘦了,眼角有些发红,脸色反倒好了不少,肖奈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啪!肖奈被吓了一跳,低头一看是于半珊怀里的书掉到地上去了,虚惊一场,抬头就见于半珊正盯着自己,还不等肖奈开口,于半珊便问:“我爹我娘,,要来京城了?”

 

“嗯,”

 

“他们,,,”

 

“放心,”肖奈握住于半珊露在被子外的手,“一切有我呢,”

 

“哦”,于半珊有些不自在的把手抽出来,又觉得不妥,正尴尬,肖奈已经执了人的手捂进了被子里,“天冷,当心着凉,”

 

“嗯,”于半珊不太自在偏过头去,瞥见了窗台旁的红梅,忙扯开了话题,“今年梅花开的很好啊,”

 

“是好,”肖奈淡淡的接了,又把话头扯了回来,“今年也比往年冷了不少,”

 

于半珊不说话了,

 

“后天岳父岳母就到了,我已经吩咐下去把南院收拾出来,所需物品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只是年关将近,岳父岳母免不了要留京过年了,有些喜好还是你这个当儿子的清楚,明天把管家叫来,嘱咐他去采买,”

 

“不用了,府里的东西就够了,再说京城价高,你得功名也不过半年,还是省这点好,,”

 

听了于半珊的话,肖奈笑的十分开心,“你是当家主母,你说了算,只不过岳父岳母第一来,还是要准备些东西的”

 

于半珊被肖奈的“当家主母”惊着了,当下便磕磕绊绊的解释起来“不,不是,我,,”

 

“我知道你的意思,要节俭嘛”肖奈故意打断他,又笑了笑,“西院阴寒,明天搬回主院去住吧,”

 

于半珊想拒绝,肖奈又道“你住西院我住主院,岳父岳母来了难免担心,还是搬回来吧,”

 

内室静的落针可闻,肖奈才发现外边下雪了,拨了拨炭火,“下雪了,你的病还要好好养着,西院实在是不适合养病,若是病情在加重了,岳母岂不担心,就当是为了岳父母你就搬回来吧”

 

良久,于半珊轻轻点了点头,“嗯”

脑洞时间

突然有了一个脑洞之肖奈喜欢微微,微微喜欢于半珊,肖奈便想把微的注意力从于身上吸引过来,却歪了楼,过度关注于半珊最后喜欢上情敌的故事。

“原来肖师兄喜欢于师兄啊,我还以为他喜欢微微呢!”被微微牵手的二喜看着相亲相爱的二人一脸疑惑(⊙o⊙)?

咦?好像哪里不对?





狗血脑洞!回首我的文貌似都比较狗血!!─=≡Σ((( つ•̀ω•́)つ溜了溜了!!

找文

内容大概是润玉躲在花界,旭凤成了天帝,然后润玉生了个蛋,要两个人一起孵,所以润玉就又回了天宫,

占tag抱歉,谢谢大家,么么哒!

亲╭(╯3╰)╮们,那个我想买中文版的《恋爱暴君》,淘宝没有,当当也没有,不知道在哪里可以买,所以问一下大家,占贴原谅,么么哒!!!!

我的小云澜呢?

两股之间??!!

失忆(九)

好久没有更失忆了,今天更一章,不记得之前内容的,自行从主页翻看,我不知道怎么设定前文链接,求大神指教,谢谢!






失忆(九)

一周假的轮休过去以后,于半珊几乎是飞奔去的公司,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如此想念过工作,天知道肖奈是吃了什么,受了什么刺激,简直没完没了,以前还会节制一些,现在整个一禽兽!

不过,等于半珊到公司后就发现大家看起来也不是很好嘛,尤其是郝眉一看就是纵欲过度被欺负的狠了,想到这里,于半珊心里突然好受多了,毕竟,有个难兄难弟还可以安慰安慰自己,唉,伟大的阿Q精神啊!

肖奈宠溺的看着自己的爱人川剧变脸似的,一会儿苦大仇深,一会儿沾沾自喜,脑子里不知道在天马行空的想些什么,

倒是楚离眨巴眨巴眼看明白了,这俩人,是,和好了?

等到四下无人的时候,楚离一脸流氓的把于半珊堵在茶水间,眉毛一挑,八卦兮兮的问,“小珊珊,于总,你这一脸的春风是从何处来啊?”

“咦~”于半珊被一句小珊珊恶的打了个颤儿,“什么什么春风啊,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小心我扣你奖金啊”

“哟,老板娘,我错了,你可千万别扣我工资,啊~”楚离扮了个鬼脸,出去了,留着于半珊一个人站在茶水间里搓脸,“啊!我和肖奈的事要是被他们知道了,肿么办啊!”

搓脸的结果是从茶水间出来之后,于半珊就小心翼翼的,十分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人,尤其是去肖奈办公室或者肖奈在旁边时,都是保持着距离生怕别人看出什么来,这副谨慎的模样其他人倒是没看出什么异样,只觉得于半珊今天神经兮兮的,还打趣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神经系统出问题了,又被于半珊给怼了回去,

不过,肖奈不爽了,开玩笑,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于半珊这是怎么了,但是他也没说什么,有些事,要放在家里“好好说”,思及此,肖奈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嘶~”怎么突然脊背发凉啊,

收假第一天就在于半珊的一副“心虚”中度过了,晚上回家时借口顺风车和肖奈一起回了他们以前的家,对于在肖大爷的“威逼利诱”之下屈服并且搬家同居的于小朋友来说,丝毫不觉得可耻,我只是为了省房租,才没有那么轻易的就原谅肖奈了呢!

好吧,这是一只莫名傲娇的于先生!谁让人家有老攻呢,还是大神级别的,

傲娇的于半珊先生在回到家之后就没有那么傲娇了,吃过晚饭之后,肖奈就开始了清算行动,智力武力皆不敌于半珊只能一边躲一边求饶,

“肖奈,我今天只是有点点紧张,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什么样?”

“,,,,,,,”

望着沙发后面可怜兮兮的于半珊,肖奈心痒的不行,可面上却是不显,只一副等人解释的淡淡的模样,看的于半珊心里发毛,只好装做委屈的样子巴巴的瞅着肖奈撒娇道,“肖奈哥哥,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肖奈感觉自己快被于半珊给萌化了,满脸无奈的走过去抱起了人,在人圆润的臀部轻轻的拍了一下,“知道错了?”

“嗯,”珊珊委屈,珊珊不说

“那,可要知错就改啊?”

“,,????”什么意思,望着肖奈意味深长的眼睛于半珊有些不好的预感,他忙捂住自己的屁股,这次是真的急了,“不行,不行,再做我就要死了,歇几天好不好,”

“,,,,”这次轮到肖奈无语了,小家伙平常都在想什么呢,他在人唇畔轻轻印下一吻,无比认真的说,“半珊,我们宣布吧!”

“啥?”

“告诉大家我们的关系,然后回家见公婆啊!”

“什么!”于半珊被肖奈的话惊住了,“这,这不就等于昭告天下了吗?”

“嗯,就是昭告天下吧!”

“,,,我,”于半珊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怎么你不愿意?”

给大家说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事情——去淘,宝搜朱一龙,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刚刚从淘宝回来的我,天啦噜!啊!救命啊!我要被萌死了,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