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离cl

随便写写

【沙李】小段子1

沙瑞金:达康,以我之姓,冠你之名,可愿否?
李达康:屁!!!

刷完了刺客列传,觉得执明真的是太萌了,有钱任性,可爱又宠执明还不忘和毓骁斗气,真的是赤子之心,但是一想到后期,就觉得执明对慕容离的一片真心是真的不值当,啊!!!可是裘振和陵光竟走了双白的老路,啊!!!!!

【艿芋】失忆下,第三部分

中午暖暖的阳光照的人越发慵懒,蹭了蹭被子又伸了伸懒腰,模模糊糊的又埋近被子里继续睡,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被子里的人扭了几下,才磨磨蹭蹭的从被子里钻出来,“呃!!”于半珊皱着眉,头好晕,缓了会儿,坐起身准备下床,看着地上的拖鞋有些陌生,宿醉的大脑还不是很清醒,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好不容易把这些终极人生大问题给压了下去,一转头就看到床头柜上的相框,两个相拥在一起的人,脸上的笑容明媚又灿烂——他和肖奈的合照!!

惊了下,抬头环顾四周,这不是,,,一年多没回来,看着房间的摆设都有些陌生了,看来自己是真的在努力忘记啊!!!

不过自己怎么会在这儿?

于半珊下床穿鞋,准备出去偷偷溜走,就见肖奈站在卧室门的拐角,身上穿着围裙,笑着看他,过来拉他的手,“醒了,头还晕不晕,我昨天给你喂了醒酒汤,头不疼吧?”

于半珊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如之前”的言行举止弄的有些蒙,愣愣的回了句,“不,不疼了”说着默默的把手抽了出来,

肖奈默了一下,又笑笑,“我去厨房看看菜好了没,”
于半珊站在卧室门口看着肖奈把菜端上餐桌,又对着他笑,“发什么呆呢,还不过来吃饭,”

见人没动,肖奈过来手动了动还是又拉住了于半珊,只不过拉的是手腕,拉着人往餐桌走,于半珊却站定了,看着人带笑的眉眼,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肖奈,,,老三,我怎么在这儿啊?”

“昨天聚餐,你喝醉了我就把你带回来了,”肖奈也站在于半珊的对面看着他,眉间的笑意敛了一些,

“不是,我喝醉了,楚,楚离呢?她没管我?”话一出口,于半珊就有些后悔,

肖奈脸色暗了下来,慢慢的往前走了一步,于半珊手心出汗的往后退了一步,“楚离又不是你女朋友,她应该没有义务照顾你的吧,毕竟我是你老公!”

“什,什么!!”老公??于半珊一惊!
“老三,你开什么玩笑?”

“怎么,”肖奈又向前走了一步,“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于半珊脊背发凉,“那什么,时候不早了,昨天麻烦你了,我就先回去了”说着脚步一转就要向大门走去,刚走了一步,就被肖奈拽着压到了墙上,“回哪儿啊!”

被肖奈阴冷的双眸盯的汗毛直立,这样的肖奈有些陌生,于半珊缓了缓深吸口气,开口道,“我回家啊,”

“你现在已经在家了,还要去哪儿啊!”

“老三,”于半珊推了推肖奈,“我昨天喝多了,给你添麻烦了,你别介意啊!”

肖奈没动,“我不介意,我是你老公,照顾你是应该的,”

“不是,”于半珊挣扎着,可肖奈的力气比他大的多,没能挣开,遂有些泄气,“我们是兄弟!”

“是吗?你见过上过床的兄弟吗?”

“肖奈!!”于半珊像是被刺了,低喝了声,挣扎的越发用力,
肖奈一把抱起人,进了卧室把人压在床上,“怎么,这你也忘了?”

“肖奈,”于半珊推拒着人,“我们已经结束了!!”

“是吗?可是我还没有同意!”肖奈吻上于半珊的耳垂,“我知道我不应该把你忘了,但是我也不想那样,你就不能再给我次机会吗?”

“肖奈,我知道这不怪你,”于半珊停止了挣扎,“但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女朋友?”肖奈勾起一抹笑,“楚离真的是你的女朋友吗?她都已经告诉我了,你们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
“半珊,你看,你为了忘记我,还要找个假的女朋友,分明是还爱着我的,”

于半珊怔了怔,“楚离不是我女朋友又怎么样?这不代表我就要和你在一起”

肖奈脸上绽开了笑意,“半珊,给我次机会,让我重新追求你好不好?”

“对不起,肖奈,我真的没有办法再接受你了,我不知道我的存在对你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又会把我忘记,再找一个女朋友,这种滋味我不想再尝了,你就放了我,我去魔都,你在帝都,一别两宽,各自安好,行不行?”

沉默覆盖着沉默,肖奈看着眼前的人,终是缓缓开了口,

“于半珊,不可能的,”肖奈眉眼间尽是狠厉,“你和我这辈子,下辈子,永生永世都注定了要纠缠在一起,各自安好是不可能了,你的安好只能是我,我的安好也只能是你!你明白吗?”

“肖奈!!!”于半珊突然暴怒,死命的推着压在身上的人,“从你把我忘了,带着贝微微进致一宣布你们的关系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再也回不去了,我告诉你,虽然楚离不是我女朋友,那又怎么样,那个人再也不会是你了!!!”

于半珊的话,像把利刃刺进了肖奈的胸口,怒火,伤痛和委屈烧光了他的理智,烧红了他眼睛,他大力握住于半珊的双肩,“难道那是我愿意的吗?那场车祸,是我愿意的吗?忘记你,是我愿意的吗?女朋友,是因为那个时候我总是梦到红色的披风,我认错了人,是我的错,难道就应该被判死刑吗??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一次一次的向你示好,一次一次忍受你对我的冷淡和无视,一次一次看着你和别人恩爱,我知道是我欠你的,只要你觉得舒心,只要你能留在我身边,你怎么样对我都好,可是你呢?你居然要和我一别两宽?”哈哈哈哈,肖奈笑了笑,却让于半珊觉得透心的凉,咬着牙,一字一顿“想都别想,你永远都是我的!!”

“肖奈,我,,”于半珊还没来的及说什么,肖奈就吻了下来,一边咬吻,一边撕扯着于半珊的衣服,于半珊屈起身体抵抗着肖奈,却立刻被肖奈镇压了,于半珊因为醉酒,身上换的衣服比较宽松,没几下就被肖奈扒了个光,手还被绑到了床头,
“肖奈!!你要是来真的,”于半珊看着肖奈,“我不会原谅你的!”

“原谅?”哼,肖奈冷笑了声,红着眼盯着于半珊,“我才不会原谅你!!”

说着便挺身进入了于半珊,没有任何的润滑和扩张,久未经事的地方紧致异常,肖奈强硬的进去,鲜血就流了下来,

“啊!!!”于半珊弓着腰,张大了嘴,发不出声音,像是脱水的鱼,剧痛使的他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再醒来时,天已经快黑了,肖奈不知道去了哪里,于半珊觉得又冷又痛,全身上下,痛到了骨子里,冷到了骨子里,于半珊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任泪水漫延,想到肖奈说的那些话,于半珊心里更痛了,他知道是自己太矫情,车祸发生时,是自己开的车,肖奈分明就是为了救自己,才会失去记忆,可为什么偏偏要忘了自己呢,于半珊知道这不能怪肖奈,他也是受害者,,可是,可是没有办法,控制不住,真的控制不住,于半珊控制不住的去怨他,去恨他,逃避他,却又想靠近,所以才回到帝都,所以才找了个蹩脚的理由,做了件蠢事,还连累了楚楚,可是时移世易,于半珊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肖奈,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于半珊正想着,突然被子被人拉开,细长白皙的手指抚上于半珊的脸颊,轻轻的擦去他脸上的泪痕,“对不起,”肖奈低哑这嗓子道歉,“很疼吧?”

于半珊推开肖奈的手,转过身去,闻着肖奈一身的烟味儿,于半珊心里越发的难受,越发觉得自己矫情,人家明明救了自己,却要被这样对待,真是太憋屈了!!

“我,我熬了点粥,去给你乘,”

于半珊挣扎着坐了起来,阻止了肖奈,“不,不用了,肖奈,我想回去了”

“天黑了,你身体不好,明天再走吧,”肖奈走了几步,又说,“放心,我不会再做什么了,你好好休息吧”

于半珊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肖奈的背影遁入黑暗,低下了头到底该怎么办?

很快,肖奈就回来了,他端了碗粥,看着于半珊喝了,又拿了药,“我给你点儿上药吧”

“不,不用了,”于半珊抬头见人眼里没光,“我自己来几天,”

肖奈顿了顿,“那行,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叫我”说罢便出去了,
明月皎皎,于半珊又累又痛,模模糊糊的又睡着了,夜深人静时,卧室门开了,一个人影慢慢走了进来,缓缓坐在床边,就那么盯着睡梦中的人,就那么盯着,肖奈伸手想要摸摸于半珊有些苍白的脸颊,却在快要碰到的时候,把手收了回来,帮人掖了掖被子,肖奈起身出去了,,,,,

理智告诉我,应该更文,可是没有一点点灵感的我,现在顶着一个被自己抓出来的狮子头,好崩溃的,正应了那句话,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啊!!!!!!!!?

【艿芋】失忆(下)的一部分2

失忆(下)的一部分2

于半珊吃完早餐,收拾收拾就去见客户了,临近中午的时候回来了,放下包就径直去了楚离的办公桌,

“那,你的蛋糕!”

“啊!”楚离正在改方案,吓了一跳,见是朝思暮想的蜂蜜蛋糕,一把抱住,开心的不行,“你在哪里买的啊?糕点师归来了?”

于半珊做出个高深的表情,“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分店,”

楚离抬头看他,于半珊做了个很帅的动作,“客户楼下刚好有,我就帮你买了一个!”

“太好了,谢谢珊珊”楚离毫无形象的扑到了于半珊身上,

“这下有动力好好工作了,”于半珊笑着看她,
楚离又抬头冲着于半珊卖萌,“于经理,哦不,于副总,你放心吧!”楚离点了点头,做了个努力的动作,“我感觉我又充满力量了!”

郝眉见状,一脸幽怨,冲着愚公嚷嚷,“愚公,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怎么不给我带啊!我也要吃!!”

猴子立刻输出一记暴击,“眉哥,这你怎么比得了呢?”
“ko!!!”郝眉嘟着嘴看向自家老公,
“下班了,我给你做!”
“嗯,ko最好了!”
猴子觉得眼睛疼,“没眼看啊,没眼看!这天天轮番喂狗粮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下午下班的时候,肖奈从办公室里出来宣布放一天假,

致一众人一致欢呼,都收拾东西准备下班,肖奈叫住郝眉他们,“自从愚公回来我们还没好好聚过,今天去吧!”

“好啊,老三,我们也很久没聚过了”听到有好吃的,郝眉蹦的老高,在大家还在讨论的时候,已经开始和ko研究地方了,
“老三,我们最近不是在赶项目吗?怎么这么突然”愚公面对突然的放假有些疑惑,

“没关系,这段时间大家加班太辛苦了,放假休息休息,后天把该完成的都交上来就好了”
“太好了,老三你太有人性了,”听到假期,猴子也很开心,“我们是沾了愚公的光啊!”

愚公还想说什么,见状也不言语了,大家收拾妥当一起出发了,

郝眉选了家烤肉店,因为是好友之间的聚餐,就要了个包间,庆大四人组挨个坐下,愚公挨着肖奈,又拉着楚离,楚离拉着贝微微一起坐下了,点齐了菜,众人便说说笑笑开动了,本来愚公还担心吃饭时肖奈会做些什么,见人一脸坦然,不禁暗骂自己小人之心,放心的吃了起来,酒过三巡,众人喝的七七八八,愚公因为是聚会的中心,被灌的趴到桌子上起不来了,临散场时,郝眉和ko走了,猴子送微微回去了,楚离说带着于半珊回去,肖奈直接接过人,往车那边走去,

看着人的背影,楚离很无奈,拒绝吧,会死,不拒绝吧,明天愚公醒了也会死,但是早死不如晚死,于是楚离很痛快的把愚公卖了!

看着肖奈冷着脸把于半珊抱上车,楚离还为人捏了把汗,但是又看见肖奈温柔的给人系了安全带还顺了毛,突然觉得这一切就是个阴谋啊!!!

肖奈太腹黑了!!幸好自己真的不是于半珊的女朋友,否则小命难保啊!!!

【艿芋】失忆(下的一部分)

问:为什么是下的一部分?
答:因为我还没写完😊😊😊😊


年假结束后,于半珊牵着楚离的手进了致一,恍如当年的肖奈和贝微微,

肖奈的眉又皱了,可是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像也说不了什么,只觉得难堪的很,越发的嫌弃当年的自己,心疼当年的于半珊

贝微微大大方方的和人打了招呼,很快就和楚离混熟了,于半珊才知道他们在一年前就分手了,和平分手,

于半珊有些微愣,看着肖奈,“老三,你这也太可惜了,”

肖奈神色晦暗不明,凉凉道,“我带你去你的位置,”

时隔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致一也有了大变化,因为业务扩张人才增加,肖奈又把对面的位置一并租了下来,这样致一就有整整一层的位置了,很大,大的于半珊觉得有些陌生,

肖奈的办公室却还在原来位置,以往旧的位置没有变,只是新的空间变化了,于半珊望着新的办公间,想起之前致一刚到这里,对面还有家小公司,肖奈还因为他无意间夸对面前台妹子漂亮,吃了好久的醋,害得自己每次路过,都面无表情的只看前方,惹得人妹子还以为他有什么问题呢,被偷偷笑了很多次,
想到这,于半珊不禁有些失笑,回过神来,见肖奈眼角带笑的正望着他,轻咳一声,“老三,我办公室,,这儿??”

“嗯,就这儿,”

“哦,”于半珊看着自己办公室斜对面的肖奈办公室,不管是看肖奈的办公室还是办公区,角度都刚刚好,一览无余!

“进去看看,”肖奈打开门,于半珊进了门,很简单,办公桌,书柜,沙发,
“挺好的,老三,谢谢!”于半珊不想再和肖奈待在一起,扬起笑脸赶人,“我会好好工作的!”

“不急,”肖奈微微一笑,“你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小隔间,可以睡个觉,洗个澡,换个衣服,进来看看?”说着肖奈从墙上开了扇门,讲真,要不是肖奈说,恐怕于半珊在这儿做几个月都不会知道,淡色的墙上会有扇门!!

“哇塞,”于半珊是真的没想到,肖奈居然在办公室安了个家,有床,有衣柜,桌子,沙发,浴室,“不会还有厨房吧?”惊讶之下,于半珊说出来心中所想,没有注意到肖奈关上了隔间的门,

“嗯,不光如此,隔音也不错!”见人惊讶的回头,肖奈直接把人压在墙上,“这是我在装修新办公间的时候,特意为你做的,你胃不好,加班又没有节制,这一年来,我和ko学了些养胃的粥,也学了几个菜,虽然不太好,但是管饱!”

“啊,,是吗?”于半珊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想从肖奈的禁锢里逃脱,肖奈却圈住了于半珊的腰,把人按的更牢更近,

“老,老三,我觉得吧,我们这个距离是不是太近了,而且这办公室这么好,不如,不如给你,你是咱们的核心啊,比较重要,,,,”

“你比较重要,而且,,”肖奈紧盯着人,“我们这个距离也不算太近,以前不常常这样吗?”

闻言,于半珊脸色一白,挣扎着要从肖奈的怀里出来,肖奈抱的更紧了,

“老三,肖奈,你放开我,楚楚还在外面呢!”

听到人这么说,肖奈有些微怒,“于半珊!我问你,楚离,真的是你的女朋友?”

“当然了,我也不小了,也该找个女朋友了,”于半珊笑笑,

肖奈把人搂的更紧,“那我呢?”

“老,老三,你说什么呢,就算你和微微师妹分手了,你这么好的条件,找个媳妇还不简单!”

“于半珊!”肖奈更怒了,见到人眼里的受伤,又缓和了下来,“半珊,我都想起来了,你把家里关于你的东西都带走了,可你忘了侠士玩偶,我看见了,是我的错,你能不能原谅我,再给我次机会?”

于半珊推开肖奈笑笑,“老三,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们之前还是男男朋友呢!但是现在我有楚楚了,办公室很好,谢谢你了!”

“半珊,我知道之前是我不对,但是,,,”

“老三,”于半珊打断了肖奈,“我欠你一条命,我会努力工作回报你的,有机会一定会还给你的!”

“我不需要你还!!”肖奈重新抓住于半珊,“我只要你!!”

“老三,也该出去了,这么久不出去,外面人该瞎想了,楚楚误会了就不好了”

说罢,就要打开房门出去,却被肖奈粗暴的压在墙上,肖奈不由分说的吻了下来,于半珊躲避不及,却又不愿和他过多纠缠,用力推开肖奈,整了整衣服,背对着肖奈,沉沉道了声,

“老三,我们还是兄弟!”
便出去了,

自那日后,于半珊便尽量避免和肖奈的单独相处,郝眉猴子觉得奇怪,私下里偷偷问愚公是不是和老三闹什么矛盾了,
愚公笑着摇了摇头,哪能呢!
听人这么说,郝眉猴子虽然还担心,但是又不知道症结所在,只能干着急,

见状,愚公笑的更开心了,真的没事,我现在是脱离单身狗队伍有女朋友的人,自然是要努力工作的,

郝眉猴子听人这么说,对视一眼,“打他!!”
“哎哎哎,猴哥,眉哥,我错了,我错了,”三人打闹着,愚公没注意肖奈也进了茶水间,躲避间撞到了他身上,肖奈下意识的抱住了人,

“老,老三,”于半珊回头看见肖奈,有些囧,“那个不好意思啊,撞到你了”说罢,便从肖奈怀里挣脱,出去了,

猴子和郝眉见肖奈冷着脸,对视一眼,“老三,你没事吧?”

肖奈没有回答,径直出去了,“猴哥,你说这俩人到底怎么啦,怪的很!”

猴子思索了会儿,摇了摇头,“不知道,”

这日,致一众人在持续加班,早上九点多,楚离从员工休息室出来时,见大家也都差不多起了,便打了个招呼,和贝微微去楼下买早餐了,

于半珊头天晚上加通宵,天快亮的时候才在办公室的隔间歇了会儿,听见楚离敲门问他早餐吃什么,才从床上爬起来撂下一句“随便”,就去洗脸了,

过了一会儿,就见楚离和贝微微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了,于半珊喝着粥,见楚离一脸不高兴,“怎么啦,大早上的就吊着个脸”
这不问还好,一问楚离更委屈了,扁着嘴,“你说,好好的糕点师,说请假就请假,有没有考虑过顾客的心情,这可让我怎么活啊!”
“什么啊,到底怎么啦?”愚公有些摸不着头脑,“是这样的,愚公师兄,楚楚去蛋糕店买蜂蜜蛋糕,结果那家蛋糕店的糕点师今天请假了,蜂蜜蛋糕没有供应”,贝微微见状,好心的解释道,

“这样啊,多大点事儿啊!”话刚出口,就被楚离一个眼刀杀住,“你懂不懂吃过的心啊,没有蜂蜜蛋糕,今天一天都没有动力,没有动力怎么好好工作!”
郝眉听到后,也不知道他们再说什么,只是听到吃的,一边往嘴里塞包子,一边表示支持楚离的言论,和楚离一起怼起了于半珊,于半珊受不住这猛烈的炮火,连连打着哈哈,笑着向楚离卖萌,逃脱了追击,

办公室里,肖奈看着二人的互动,握紧了拳头,“于半珊就算抢,我也要把你抢回来!!”

【艿芋】遇狐(下)

这个下长了点,,,


遇狐(下)

“一只蚂蚁,两只蚂蚁,三只蚂蚁,,,,,,啊!!!!好无聊啊!”一声哀嚎打破了院内的寂静,于半珊无力的看着大树,“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回去啊?”

树上的人挑了挑眉,并没有开口,

“.....”无力垂头

树上的人嘴角勾笑,“你伤都好了?”

“.......”

那日,肖奈将于半珊带到一座四合院里,没有于半珊以为的什么阵法,捉妖武器之类的,肖奈见怀中人有些瑟缩,笑了,

“你这是受了天劫?”于半珊翻了个白眼,

“我见到你今日英雄救美的样子了,可以确定你是个好妖怪,”

怀里的狐狸头瞬间抬起,“那你可以放了我了?”

“不行!”斩钉截铁的拒绝,

“啊~”于半珊哀嚎一声,“那你到底怎么才可以放了我啊?”

“伤养好以后!”肖奈嘴角的笑容扩大,

“????”

看人的表情,肖奈略有些不好意思,“那日我渡飞升的劫,想必是牵连了你,我一向不喜欢欠人情,所以等你养好伤我在走,”

于半珊脸上怀疑的表情更重了,

“咳咳,”肖奈不自觉的咳了两声,“我还有件要是去做,”

肖奈看着于半珊的表情,皱了皱眉,揉了把人毛绒绒的脑袋,“真的没有了!”

狐狸傲娇的翻了个身,“哼,”信你才怪!

讲真,于半珊一开始是处处提防肖奈,生怕自己不注意,肖奈做出什么有伤小命的事情,天天想着逃跑,肖奈知道他的心思,也不理他,就防着他偷偷的逃跑,

“哎,”于半珊又抬起了头,“你伤怎么样了?”

“那个伤?”

明知故问,于半珊翻了翻白眼,“就是前两天被街上的那个坏蛋打的,,,怎么样了?”

“哦~”肖奈故意拉长了声音,见人有些紧张,笑了笑,“好多了,你别在想着跑就好了”

“哦!”于半珊低低白眼应了声,

前两日于半珊还不能化人形,趁着肖奈不注意偷偷摸摸出了院子,打算溜,结果刚到街上,就被一个纨绔子弟给逮住了,那人揪着于半珊的皮毛,笑的满面油光,“这狐狸皮可真好,叫人回去扒了皮给我做件箭囊!!”

就在于半珊死命挣扎,四个短腿乱扑凌时,一把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位公子,这狐狸是在下养的,实在皮了些,有打扰之处,在下在这儿赔礼了,还请归还”

“哼,”那纨绔斜眼看肖奈,“你说是你的,便是你的了?”

闻言,肖奈也不恼,只说这狐狸会认人,

是吗?那就让它认认

就见于半珊不情不愿的扑腾了几下,慢腾腾的把爪子伸向肖奈,

嗨吆,神了,那纨绔晃了晃头,那我就更不能给你了,

说罢,就叫手下动手,肖奈重伤在身,面对凡人,又不好使用法术,双拳难敌四手,终是挂了些彩,于半珊奋力从仆人手中挣脱,撒着蹄子跑了,肖奈也不追,径直回去了,

第二日夕阳西下,才见一只黄色的小狐狸从门缝里钻了进来,一脸的不好意思,

肖奈见状,勾唇一笑,“舍得回来了?”

狐狸垂头丧气的,走到肖奈跟前嗅了嗅,见人没什么大事,乖乖的做到一边调息去了,,
肖奈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见人脸上带着愧疚,肖奈从树上跳下来,在人头上揉了揉,“好啦,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有什么好吃的,不就那些乱七八糟的”

“听说今晚有灯会,我们去逛逛?”

“灯会??”人抬头,“真的,”

“嗯,”看人如此,肖奈的目光中也不禁带了些宠溺,“去不去?”

“去!肖奈就去吧!”

晚间的灯会很热闹,人也很多,于半珊跑来跑去的,肖奈就在后面跟着,看人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又拿着东西问他,逛了半天,那人跑过来扬手道,“这个送你,算是还你之前因我受伤的事情”

肖奈挑眉,看着那个细致的物件,印着于半珊的笑脸,心中一动,都说狐妖最擅惑人,果不其然,定定心神,
“不用!”

侧身走了,

“哎,怎么好端端的就冷了脸”于半珊有些疑惑的看着手中东西,“哎,你等等我!”

真是的,也不知道发个什么疯,于半珊窝在房里好久了,肖奈出去了,也不担心自己跑了,还是吃定自己不会逃跑,所以连说都不说就出去了?

自那日花灯回上回来后就奇奇怪怪的,对自己也时冷时热的,送他的东西自己悄默声的就拿走了,还嘴犟,真搞不懂,,,
这厢于半珊还没理出个头绪呢,就闻到股血腥味儿,出事了!!

于半珊一出房门,就见肖奈身上带着伤,嘴里还吐着血,“你这是怎么啦?”一边去扶人,一边忙着看人的伤口,

“我没事,”
肖奈有些脱力,

“怎么会没事?你干什么去了!!”

“没什么,我休息休息就好,”

“那好,你睡你的,我帮你包扎一下,”于半珊不等肖奈说话,就径自扒了肖奈的衣服,打了热水给人擦洗,又给人上了药,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于半珊正想着就见房门开了,进开个女人,

“你是谁?”

那女子见到于半珊也很惊讶,“我是他师妹,你是,,,,”

“师妹?”于半珊有些不快,“我和他是仇人,”

闻言,那女子噗嗤一声笑了,“真有意思,仇人还这么照顾他,辛苦你了,”

“我,,,”于半珊一时语塞,狡辩道,“我,我才没有呢!!”便大步出去了,

随后又后悔了,我干嘛要出来啊!有折了回去,狐狸听力好,还未到房门口,就听见里面的说话声,
肖奈醒了,于半珊一喜,加快了脚步,又听见肖奈说“我还是没找到,不过快了,你放心,你的伤我一定会帮你治好的!”
脚步一顿,就站那了,

“师兄,你为了我,多放打探寻找,你历劫的伤还没好,此次又擅闯了狐族禁地,我知道你是想尽快帮我治好,可是,,,,”

“微微,你忘了,你曾经不是说想和我一起看流霞万丈的嘛,等我治好你的伤,以你的资质,很快就能和我一样,不要轻言放弃,我一定会治好你!”

“嗯,我知道,师兄”

于半珊已经无心在听,拖着步子慢慢往回挪,回了房,化成原型,蜷在床上,缩成一团,原来肖奈说他还有件要是要办是真的,那他说让自己在这里养伤是顺便,也是顺便吗?突然觉得心里难过,于半珊伸长尾巴,把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矫情,真是矫情!!

第二日,于半珊磨磨蹭蹭的去看肖奈时,见人好了很多,发现那姑娘已经走了,哼唧了半天还是问了,
“那姑娘呢?”
“你说微微?”
“大概是吧,”
肖奈失笑,“走了,昨夜她来给我送药,”
“哦”
一室寂静,

半晌,于半珊又犹疑的开了口,“我昨晚听见你们说什么治伤,闯狐族禁地的,怎么回事啊,你虽然是成仙了,但是我们狐族的禁地也不是说去就去的,看你伤的不轻,到底怎么回事啊?”

肖奈盯着于半珊看了许久,“你看我干嘛,我只是觉得涉及狐族,所以才问,你若不愿意说,不说便是了,”

在于半珊转身快要出门时,肖奈才缓缓开口,“你知道你们狐族的九尾狐吗?”

于半珊一愣,转过头故作轻松“当然知道了,你不是在打九尾狐的主意吧?你要干什么?”

“微微之前因为我受了伤,又历了天劫,心脉受损,命不久矣,所以我要找到九尾狐,取他的心头血给微微治伤!”

“你疯了!!”

肖奈没有说话,

“你知道这差不多算是一命换一命,九尾狐怎么会愿意,而且这还要是自愿的,否则有违天道,怎么可能!”

“你见过九尾狐吗?”肖奈盯着面前的人,

于半珊脸色变了变,偏过了头,“当然没有了,九尾狐是我这种小狐狸能见到的嘛,还有,你不要想从我这里打听九尾狐的消息,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说罢,于半珊便出去了

但是过了些日子发觉大概是自己多想了,肖奈待在房里养伤,那位微微姑娘来的越发频繁,每次都是来给肖奈送药,在就是说着大同小异规劝肖奈让他不要再为自己的事情而耽搁成仙,肖奈确实不肯,更加频繁的出去,于半珊看的出来微微的身体是一日比一日消沉了下去,

又一次,肖奈浑身是血的回来了,于半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距离四十九日还有七天,

这次,微微没有来,三天前她就在这院子里住下了,半昏半醒着,于半珊偷偷去她的住处看过,挺漂亮的姑娘却连点儿生气都没有,就这么死了,也可惜了,,

肖奈几乎日日都去看她,给她输修为,自己的伤也越来越重,看着肖奈颓废的神色,于半珊默默退了出来,什么为了帮自己受伤,什么为了还人情,你为了他都不想成仙了,这分明就是凡间那两情相悦,为爱献身俗透了的话本子嘛,到叫自己见了次活的,,
于半珊想了想,觉得心里越发难受,真是,越来越矫情了,矫情!!!

在肖奈又要出发的时候,于半珊挡在了他面前,“你才回来两天,你这次,说不定不会活着回来了”

肖奈没有答话,绕过于半珊出了门,于半珊看着人的背影,眼睛疼的很,摸了摸,竟是哭了吗?

于半珊默了半晌,跟了上去,他在肖奈要去的目的地等了一夜,肖奈也没来,难道他进去了?
于半珊稍稍思考了会儿,进了禁地,空无一人,所有的东西落满了灰尘,一看就是很久没人来过了,那肖奈到底去哪儿了呢?

难道,,,,,,

于半珊匆匆回了竹屋,一片狼藉,空气里,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打开密室,暗格空了,竟是如此吗?

第二日,于半珊回去的时候,肖奈正坐在他房里等他,见他回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于半珊却觉得通体彻骨的冷,公子如玉,那里还有哪重伤颓废的样子,

果然是,,,

于半珊定了心神,尽量平静的语气还有一丝颤抖,“拿来吧,我救她!”

肖奈一僵,

“我昨日,不放心你,跟着你去了,”声音平淡,竟不抖了,

肖奈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我本也打算帮你救她的,你的计划很周详,怕是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你计划好的吧!”

“第一面,是偶然,我当时在寻九尾狐,有了些线索,知道九尾狐不在狐族禁地,便往你住的山上去寻,就见到了你,以为你是只普通的狐狸,等到那日你在孟家后巷化为狐狸的时候,我正巧撞见,才知道你是九尾狐,”肖奈难得的话多,

“是吗?”于半珊笑了,“我伪装的还挺好吧,若不是那日实在是力竭,破了封印,我还是只黄色的狐狸呢!”

沉默,,,

于半珊向着窗户走了几步,有阳光透进来,却冷的很,“若我不是九尾狐,恐怕你也不会大费周章的把我留在身边,顺着我,宠,对我好,也不会煞费苦心的布这么个局,若不是时间不多,你也不会让我看出破绽,恐怕我死都死的稀里糊涂的,临了还不放心你呢!”

肖奈起身,向着于半珊走过来,双手抓着于半珊的肩膀,“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

“生不如死吗?”于半珊笑了,

“怎么会,等我成仙了,我就取了天池的赤莲为你修补心脉,可是微微她只是凡人受不住赤莲的力量,所以,,,”

“所以九尾狐的心头血是最好的!”于半珊推开肖奈,伸手,“拿来吧!”

肖奈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是座小巧的七层塔,
于半珊一边抚摸塔身,一边微笑着对肖奈说,“玲珑塔是狐族至宝,对狐族意义重大,事关狐族生死,看守玲珑塔是每任九尾狐的职责,若是塔没了,九尾狐也要殉塔的,”于半珊抬眼看了肖奈一眼,“你知道的,对吧?”

“你飞升之日渐进,而我依旧无动于衷,你又不能眼看着微微去死而独自成仙,所以不惜闯入阵中盗取玲珑塔,来逼我就范,你那一身的伤就是由此而来,你怕我怀疑,故意说是在狐族禁地所受,可是这样?”

于半珊转过身,逆着光,眼睫微颤,“你可知你这样做有违天道,是要坠入魔道的,想不到你为她连成仙都不要了,如此情深,真是叫人羡慕,,”

不带肖奈回答,又自顾自的说“我一出生就是赤色九尾,罕见的很,族中长老喜忧参半,生怕我遭了歹人的毒手,所以从小我就被关在狐族禁地,只能一味的修炼没有自由,族人对我很是恭敬却疏远的很,只有大长老最疼我,他让他的儿子郝眉,”于半珊一顿,又看向肖奈,似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好笑的说,“你见过的,就是山神庙那个,”又敛了笑低着头看怀里的塔,“后来大长老费了很多心力,做了个结界送给了我,可以把我的真身封印,看起来就像是只普通的狐狸,我便收了塔和郝眉一起去了翠屏山,”于半珊叹了口气,“山里的日子太逍遥,过的太快了,,”

“半珊,”

于半珊收起了塔,“我会救她的,放心吧!”

于半珊转身出门,肖奈追了上去,“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

于半珊笑笑没有回头,“肖奈,只愿你我再不想见!”

肖奈一顿,“于半珊,,”

于半珊推开贝微微的房门,看着躺在床上的贝微微,不知该做何想,结印将匕首刺入心口的时候,疼的几乎要昏死过去,于半珊咬着嘴唇一声不吭,一切在沉默中进行着,终于完成时,于半珊让玲珑塔带着他回了狐族,心里还想着“明知是计,我却甘之如饴,肖奈,你幸福便好!”

于半珊醒的时候,已是三日后了,玲珑塔归位,他被放在塔中养伤,郝眉见他醒了,哭的眼泪鼻涕一把接着一把,从郝眉断断续续的声音里于半珊听明白了,狐族长老合力,差点渡尽修为终是保了他一命,

看着郝眉一脸憔悴,于半珊勉励笑笑,“我到底还是给狐族添麻烦了,”

“你还好意思说,我就一个多月没见着你,你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心头血都敢给人,不要命了!!!”说着又气鼓鼓的喊,“你说,是谁竟敢做下此等有违天道的事,我和ko帮你报仇!!”

冷面的人也点了点头,“嗯!”

于半珊觉得很温暖,果然还是郝眉好,“眉哥,你觉得我这么厉害,谁能强迫的了我?”

“什么意思?你自愿的???”郝眉瞪大了眼睛,“你是不是傻?是谁?”

于半珊笑笑,“我一只狐狸,竟被个人魅惑了,说出去真丢人!”

“眉哥,你看我这伤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你可不可以带我去个地方?”

“你要去哪啊?你现在还是原型呢?能去哪?”郝眉怒气冲冲的吼到,

“去天梯哪里,我想看个人,”

“天梯??你,,”

耐不住于半珊磨人,郝眉最后还是偷偷带着于半珊从塔里出来,ko打着掩护,顺利的去了天梯哪里,一人两狐隐在草里,看着那白色挺拔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云端,一瞬间流光万丈,炫目非凡,

看着天梯下的红衣女子,于半珊勾唇,“你终于成了仙,天上人间就此别过!”便昏死过去了,

郝眉带着于半珊会去的时候被大长老抓了个正着,连着ko新账旧账一起算,正要重罚,又被人拦下,最后被罚到思过崖等着于半珊醒了再计较,

于半珊这一睡,不知睡了多久,昏昏沉沉见好似又问到了那股香气,肖奈将手中还沾着露水的赤莲凝结在于半珊的胸口,看人伤口渐渐复原,又帮人拉了拉被子,颤着手抚上人滚烫的消瘦的面庞,最终在人唇畔轻轻印下一吻,身影便随风散了,,

“我等你!”



END

为熊,捏把冷汗啊!看看彭彭的表情,就知道你惨了!

【艿芋】遇狐(中)

终于搞定发出来了,说是有敏感词,什么鬼?!!!

【艿芋】吾心归处

20.于半珊一怔,眼神乱飘,见肖奈依旧定定的望着他,只好偏过头去,
“说话!!”肖奈抓紧了人,
于半珊张了张口,还是没能说出话来,“罢了,那就不要说了,,”肖奈叹息一般,吻上了于半珊的唇,一夜无梦,两相无欢,,,

第二日于半珊醒时,肖奈已经出门了,于半珊心下明白肖奈昨天的异常,只是不知道这别扭又要闹到什么时候,也没有心思去管,昨日在娘亲坟上所遇之事,让于半珊明白,自己需要更加强大,要想报仇,最好就是借助肖家,于家的人,他要一个一个的都毁了!!!

一整天肖奈都没有露面,到了夜间休息的时候,总算是回来了,于半珊见人一脸阴沉,想着白日里的打算,难得的上去扶了下人,“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

肖奈顿了顿,“铺子里的事情多,回来晚了,”

“这样啊,那不如我去给你帮忙吧?”
闻言,肖奈看向于半珊,黑夜里,肖奈的眸子亮晶晶的看的于半珊有些心虚,“我不是看你太累了,府中也没什么事,所以想帮你分担些,你若不愿意,就算了,。”

肖奈搂紧了人,“用过晚饭了吗?”
“还,还没有,等你呢,”被人搂着,于半珊有些不太自在,却也没挣,“我叫人把饭菜端上来,你吃点吧,”
“嗯,”肖奈点了点头,

一盏灯,两双箸,一室寂静,倒也衬些温馨恬淡出来,良久,于半珊开了口,“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既嫁了你,就不该在想别的了,何况你之前也告诉过我,于家甄家我都回不去了,”
听人如此说,肖奈停了筷子,抬头看人,于半珊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小列也劝我,要珍惜当下,你对我的好我也明白,我想我也该放下过去,向前看,你说,,你说,是吧?”

肖奈捏紧了竹筷,过于紧张哑了嗓子“你说的可当真?可是,,真心?”

于半珊在桌下的手握成了拳,良久点了点头,“自然是当真的,不过你总要给我些时间转变适应,”

“嗯,”得人应允,肖奈欣喜万分,过来拉着于半珊的手,“昨日是我不对,我,,,”
“没有,”于半珊打断了人,昏黄的灯下映红了脸,“我愿意的,,”
肖奈一怔,磕磕绊绊的开了口“当真?”

于半珊见人如此,心下突然生了股气,抽了手,起身便要走,“你爱信不信!”

“我信,我信!”肖奈赶忙抱紧了人,“我信,你说的我都信,”
于半珊顿了顿转身也回抱了人,肖奈心下大喜,将人打横抱起,放于榻上,轻轻的带着些试探的吻了下去,于半珊也顺从的勾住人的脖颈,回吻,,,,,,,

夜半,肖奈拥着于半珊沉沉睡去,于半珊浑身酸痛,却没有半点睡意,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只觉得自己可悲的很,竟要用这种法子取悦于人了,但是值得的,获得肖奈的信任,借助肖家的势力,于半珊握紧双拳,眼中满是恨意,今日种种,他日必百倍偿还!!

清晨,肖奈醒了,见于半珊窝在自己怀里睡得正香,不禁勾了勾嘴角,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往日欢好之后,于半珊断是不会如此的,不是人去榻冷,便是躲得远远的,这般抱着自己还是头一次,,
肖奈帮人拉了拉被子,人却醒了,迷蒙着眼,见肖奈笑意盈盈的望着自己,一个激灵,又想到昨夜种种,于半珊便红了脸,
“醒了?”肖奈再人额角印下一吻,笑意越深,
“嗯”于半珊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闷闷的应了声,

“一会儿用过早饭,你和我一起去铺子里瞧瞧?”
“(⊙o⊙)…”
见人一脸茫然,肖奈忍下了想要再一次的心,捏了捏人的脸,“你再这样,我可忍不住了!”
闻言,于半珊刺溜,窝回被子,就留两撮翘的老高的乱毛对着人,
肖奈失笑,夫人真是太可爱了,“昨日不是你说要帮我分担些的吗?怎么,今日想反悔啊?”
“谁反悔了,”于半珊闷在被子里,“还不是你,一大早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闹了一会儿,在于半珊的催促声里,肖奈终于舍得起床,两人用过早饭,一起去了铺子,
伙计见到于半珊有些惊讶,于半珊倒是没什么,肖奈忙了,就在一旁打打下手,在外人眼里端的是夫妻恩爱,,
这流言传着就到了于府,于夫人气的不行,于老爷劝她,还被骂了个狗血喷头,一气之下,也出去了,于夫人心下难忍,就要去甄府,却见,于小满回来了,
“儿子,你可来了,为娘正要去找你呢!”
“娘,出什么事了?”
“还能有什么事,还不是那个小狐狸精,真是不知羞,当初让你嫁过去,你偏不,非要跟那个甄少祥,你看看,,,”
“娘!!”于小满生气了,“不是说过,这事不准再提了吗?”
“儿子,娘也是心里着急不是,”于夫人拉着于小满,“甄家有消息了吗?”

“就那样,”
“那可怎么好,娘总不能让人看你的笑话吧?”
“娘,你放心我有办法让他回来,”
“什么办法?”
“他不是心心念念只有我那个好哥哥吗?我就不信于半珊出了事,他能不回来?”
“可是,我们之前都试过了,每每都被肖奈打断了,”于夫人有些咬牙切齿,,

“娘,今时不同往日,他于半珊不是管着肖家的铺子呢嘛?这做生意当然是要见人的,我就不信肖奈每次都这么及时,”
“儿子,你有办法了?”
于小满笑笑,“娘,我们就这样,,,,”